月初姣姣 作品

001 嫁入江家?當後媽或者守活寡

    

員正唱到《貍貓換太子》選段,隻道是:“……想劉娘娘做事多乖謬,調換真主不應該。忙將貍貓把太子換,命奴婢擲向綠波心。”正是議論風的焦點人,唐家大小姐——唐菀。平江唐家別墅唐菀車子剛停下熄火,一個六十出頭的婦人走過來,雖滿臉風霜,卻也看得出來是講究人家出來的,“小姐,您可回來了。”“怎麼了?”“江家來人了!”“人呢?”並未在院子裡看到其他車。“還沒到。”“那我原本買給爺爺這兩盒糕點怕是不夠分了。”這東...001

嫁江家當後媽或者守活寡

快出暑的天,昨夜半宿急雨,氣溫倏然降了幾度,風歇雨停後,熱意席捲,空氣仍舊黏膩煩躁。

平江,一隅茶館

舞臺上,兩個藝人,上手持三絃,下手抱琵琶,吳音細膩緩,這是當地有名的評彈。

大家聽著戲,討論著平江城近來最熱門的大事。

唐家老爺子病重,子各顯神通,分家產

“老爺子病了,唐家近來卻喜事連連,訂婚的,結婚的,說是給老爺子沖喜,簡直笑死人。”

“還不是想趁著老爺子沒歸西前,結了婚,多個人頭,希冀分財產的時候也能多拿點。”

“為了分財產,真是無所不用其極,所以說有錢不一定是好事。”

“有小道訊息說,唐家曾和四九城的江家有過什麼口頭的娃娃親?據說老大那邊想把繼塞給江家。”

“不過江家也是那個的,明明有兩個兒子,偏偏……”

其實這江家和平江唐家半個世紀前還勢均力敵,隻是唐家這些年有頹勢,江家則越發顯赫,按理說現在唐家正牌小姐都不一定能配得上江家,隻是這江家……

眾人提起,又是一陣長籲短嘆。

“繼?那大小姐的麵子往哪兒擱……”

“沒辦法,後媽當道,肯定要給自己兒爭取最大利益。”

“這親事本是和大小姐定的,這江家就算再怎麼樣,也不到一個繼足吧。”

此時坐在角落的一個姑娘起,結賬,提了一盒茶點離開。

臺上兩個評彈演員正唱到《貍貓換太子》選段,隻道是:

“……想劉娘娘做事多乖謬,調換真主不應該。忙將貍貓把太子換,命奴婢擲向綠波心。”

正是議論風的焦點人,唐家大小姐——唐菀。

平江唐家別墅

唐菀車子剛停下熄火,一個六十出頭的婦人走過來,雖滿臉風霜,卻也看得出來是講究人家出來的,“小姐,您可回來了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江家來人了!”

“人呢?”並未在院子裡看到其他車。

“還沒到。”

“那我原本買給爺爺這兩盒糕點怕是不夠分了。”這東西一隅茶館做得最好,隻是每日限量供應,若非早去本買不到。

“這都什麼時候了,您還惦記這糕點啊,我聽說江家這次過來,談的就是咱們兩家的婚事,雖說這門親事咱也不是非嫁不可,可要是被二小姐搶了,您不得要讓人在背後議論……”

這親事不是一回事,可被一個繼搶了,說法就不同了。

“爺爺呢?”

“出去了,說是家裡悶,去口氣。”

“不好還往外跑,讓我去買糕點,他卻跑出去了?”

兩人說著往裡走,進屋就瞧見客廳說著一堆母,人端看樣貌也就三十五六,艷嫵,簡單一襲黑長,端莊,卻藏不住骨子裡的態。

“菀菀回來了。”

這人就是唐菀的後媽,張儷雲。

“儷姨。”張儷雲嫁過來的時候,唐菀已經上初中,改不了口。

“姐。”坐在側的孩低聲道。

穿著裹著蕾邊的公主,今年十九,比唐菀小三歲,就是眾人口中唐家的繼——唐茉。

名字是進了門後改的,和唐家沒什麼緣關係。

唐茉生得隨張儷雲,年紀不大,已有態,此時乖巧可人,唐菀卻見過在外麵的大小姐做派,仗著是唐家小姐,神態頗為傲慢。

被唐菀撞見後,在家怯懦自卑的形象被徹底打破。

唐菀雖沒與旁人說三道四,但唐茉心虛,不敢接近,導致關係一直不溫不火。

“小姐,喝茶。”傭已經捧了杯紅茶上來。

唐菀接了茶水,慢條斯理得坐下,好似本沒看到對麵母眼底的焦急。

“菀菀啊,其實待會兒江家人要來人。”張儷雲笑得虛與委蛇。

“是嘛?”唐菀神沒變。

“他們過來,肯定是商量兩家早些的婚事,雖然是口頭定的親,沒立什麼字據,可老爺子重諾,還是想履行約定。”張儷雲看向唐菀,一副慈母和善的模樣。

“江家雖然說,兩個兒子任你選,可是那種況……”張儷雲嘆息,“你爸不想你嫁過去也正常。”

“今天幸虧你爸不在,要不然江家來人了,怕是要鬧得不歡而散。”

江家有兩個兒子,他家的意思是,可以讓唐家隨便挑,看似非常有誠意,可問題是……

江家老大負盛名,清貴桀驁,卻有個母不詳的兒子;

老二偏又是個病秧子,據說有疾,活不過二十八,所以子乖張,偏執暴戾。

饒是如此也有不人把閨往江家送,畢竟隻要嫁過去,位置穩,就能顯貴一生。

張儷雲就是屬於著臉也要把兒塞進去的那種。

可唐菀的父親偏疼,覺得這江家的富貴就是沒了邊,嫁過去也是遭罪,他不同意,以至於這門親事遲遲沒有決斷。

畢竟嫁到江家……

不是給人做後媽,就是註定要守寡!

而此時的一隅茶館包廂

兩個男人,一老一,相對而坐。

“怎麼樣?我孫是不是生得很標致。”老爺子笑聲滄桑低沉,單從嗓音就聽得出來不大好,虛浮無力。

對麵的人低頭喝茶,餘掃了眼方纔唐菀坐過的位置。

其實他這個位置,隻能依稀看到一個側麵,人來人往,隻記得那雙眸子生得極漂亮就像是落雨後的平江城,輕則朦朧,段瑩瑩。

“唐老,外麵的人都說我活不過二十八,其實您想給找個庇佑,可能我哥更合適。”

老爺子沒作聲,隻是打量著他,這麼好的人,怎麼……

偏偏命短!

001

嫁江家當後媽或者守活寡頭定的親,沒立什麼字據,可老爺子重諾,還是想履行約定。”張儷雲看向唐菀,一副慈母和善的模樣。“江家雖然說,兩個兒子任你選,可是那種況……”張儷雲嘆息,“你爸不想你嫁過去也正常。”“今天幸虧你爸不在,要不然江家來人了,怕是要鬧得不歡而散。”江家有兩個兒子,他家的意思是,可以讓唐家隨便挑,看似非常有誠意,可問題是……江家老大負盛名,清貴桀驁,卻有個母不詳的兒子;老二偏又是個病秧子,據說有疾,活不過二十...